ag8手机版

返回主頁 |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ag8手机版律师
免費咨詢:13761321392
  • ag8手机版律师
  • ag8手机版律师
  • ag8手机版律师
服務項目
聯系我們
ag8手机版离婚律师网 (ag8手机版)
地址:上海市靜安區中興路1500號新理想大廈9層
婚姻咨詢熱線:021-51602509
手機:17821710173
微信:15201942140
郵箱:295575279@qq.com
網址:sdqhds.com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綺劇錕絩錕斤拷 > 精神損害賠償在婚姻案件的適用
綺劇錕絩錕斤拷
精神損害賠償在婚姻案件的適用
來源:sdqhds.com 發布時間:2017-02-06 點擊:4682次

精神損害賠償在婚姻案件的適用

  精神損害賠償在我國司法實踐中的運用,處于一個相對弱勢的地位,涉及部門法時更是如此。“新”《婚姻法》公布實施后,在婚姻案件中適用精神損害賠償,其適用范圍、適用原則、賠償標準等問題,都面臨分歧和爭議。本文就此提出一些個人的觀點和看法,以期對審判實踐有所裨益。
 
  精神損害賠償是指民事主體因其人身權利受到不法侵害,使其人格利益和身份利益受到損害,要求侵權人通過精神撫慰金等賠償方式進行救濟和保護的民事法律制度,是針對精神損害的后果所應承擔的財產賠償責任。精神損害賠償作為一項相對特殊的訴訟請求,越來越頻繁的出現在司法實踐中,特別是新婚姻法頒布以后,涉及婚姻關系的精神損害賠償問題,很值得探討。這里,我們主要談談精神損害賠償在婚姻案件中的適用,以期對審理此類案件有所幫助。
 
  一、婚姻案件中精神損害的界定
 
  婚姻法所調整的夫妻關系屬于特殊的民事法律關系,配偶的身份權植根于婚姻的自然性能和社會功能,經由人倫秩序和道德化提煉,最終外化到法律層面,是配偶之間基于婚姻這一本質性社會結合關系而必然存在的權利義務的互動結合,帶有人格互融、精神內化和權利義務同構一體的特定屬性。現代社會的配偶身份權和人格利益是在確認人格自由、人格獨立、人格平等和人格尊嚴的大前提下,按婚姻共同體的內在要求對配偶雙方配置平等的人格權要素的讓渡、延伸和限制。扶助、撫養、生育等權利義務由此而生,任何人進入到婚姻共同體中,都必須遵守這種互動的權利義務,按配偶身份權和人格利益規則約束自我,既維護自己的權利,同時也尊重另一方的權利。與配偶身份權和人格利益相配套,法律必須有不正當適用權利的認定和侵犯身份權及人格利益的后果歸屬及補救性規范。那么,基于婚姻而存在的夫或妻的何種行為會導致另一方的人格利益和身份利益受到損害,繼而引發精神損害賠償糾紛呢?結合相關法律規定及司法實踐,筆者認為,有如下幾種:
 
  1、重婚行為。重婚本身就是一種犯罪行為。我國刑法第二百五十八條規定:有配偶而重婚的,或明知他人有配偶而與之結婚的,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重婚是以合法的婚姻關系的存在為前提的,它侵犯的不僅是平衡而穩定的社會秩序,還侵犯了受害人方正當的人身權(這里主要是指依法取得建立穩定、幸福的家庭的權利),妨害了合法的婚姻關系和該婚姻關系中無過錯配偶的名譽權,其損害事實就是配偶的一方與他人長期以夫妻名義同居生活,而使另一方在名譽上遭受到損害,違反了民事立法關于對公民名譽權保護的規定,而無過錯配偶的名譽損害是由侵害婚姻關系的行為所致,二者具有因果關系。侵犯人身權和名譽權導致的賠償,恰恰是在我國法律規定的精神損害賠償的范圍之內。
 
  2、有配偶者與他人同居的。這與前條類似,不同的是,這里的同居不同于重婚行為中的以夫妻名義共同生活。“同居者”是婚姻關系中的“違規者”,他或她違背的是社會公共道德。這種行為是對夫妻關系的一種背叛,它會沖擊穩定的夫妻關系,會導致忠于夫妻關系的一方心理上嚴重失橫進而給其帶來精神上的打擊和損害,它侵犯的是“守規者”的人格尊嚴權,另外,這種行為也損害了無過錯方的名譽權,應當認為這種行為構成侵害人格尊嚴權和名譽權民事責任。
 
  3、實施家庭暴力的。家庭暴力是指行為人以毆打、捆綁、殘害、強行限制人身自由或其它手段,給其家庭成員的身體、精神等方面造成一定傷害后果的行為(這里主要是指夫妻之間實施的家庭暴力行為)。家庭暴力往往會侵犯家庭成員的健康權、身體權、人格尊嚴權、人身自由權,由此而導致的精神損害賠償在司法實踐中占很大比例。
 
  4、遺棄家庭成員的。這里的遺棄主要是指當夫妻關系中的一方遇到較大的困難,如生活上的窘迫、嚴重疾病等,另一方不履行夫妻之間相互扶持、幫助的義務的行為。夫妻之間應當相互幫助,這是雙方在取得合法夫妻關系的時候婚姻法就已經明示了的一項法定義務,任何一方都必須履行。不履行這項義務,不僅是對夫妻關系的一種傷害,同時也違反了社會公共利益和社會公德,更是對遭遺棄方的心靈的創傷。顯然,對于遺棄家庭成員,遭遺棄方可以請求精神損害賠償。
 
  除以上幾種面臨爭議不大的情況外,筆者認為,從社會實際情況看,還有些情況不采用精神損害賠償的方法,就不能充分保護受害認的合法權益,比如: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夫妻中的一方以侮辱、誹謗、貶損、丑化或違反社會公共利益、社會公德的其它方式,侵害另一方姓名、肖像、名譽或非法披露或以違反社會公共利益、社會公德的其它方式侵害另一方隱私的行為,也應該列入精神損害賠償的范圍。有的學者認為: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當事人不起訴離婚而單獨提起損害賠償請求的(包括精神損害賠償和物質損害賠償),人民法院不應受理,因為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所形成的債務系夫妻共同債務,須由夫妻共同償還,如果法院判令賠償,受害人也須承擔一半,這沒有任何實際異議。筆者認為,因為婚姻實際上是一種特殊的契約,在依法建立婚姻關系時,雙方都已默認必須履行互相尊重這一法定義務。如果夫妻中的一方有此行為,無異于不遵守契約中的條款,他或她應該預見到不守約的后果,而且,這種行為,嚴重侵犯了受害人的人格尊嚴、肖像權、姓名權、名譽權、榮譽權,另一方當然可以要求精神損害賠償。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確定民事侵權精神損害賠償責任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也對此予以明確規定:自然人因下列人格權利遭受非法侵害,向人民法院起訴請求賠償精神損害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法予以受理:(一)生命權、健康權、身體權;(二)姓名權、肖像權、名譽權、榮譽權;(三)人格尊嚴權、人身自由權。違反社會公共利益、社會公德侵害他人隱私或者其他人格利益,受害人以侵權為由向人民法院起訴請求賠償精神損害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法予以受理。只是,在司法實踐中,此類案件比較難操作,具體的處理辦法尚有待探討。
 
  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一方將另一方有特殊紀念意義的物品故意損毀以致永久性的消失。這種情況下,物品持有人是否可以請求精神損害賠償?對此,也是比較難界定的。因為此類物品一般屬婚前個人財產,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受害人是不會去起訴的,而離婚后起訴,財產一般都分割完畢,損毀意味著不存在了,就此起訴精神損害賠償法院肯定不會受理,但實際損害又存在,而且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確定民事侵權精神損害賠償責任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四條又有明確規定。因此,在處理此類案件時,也會有比較大的難度。
 
  二、賠償標準的確定
 
  當前,在審判實踐中,精神損害賠償還沒有一個統一、具體的規定,加上在審理離婚案件時適用精神損害賠償,本身就處于嘗試、摸索階段,其標準就更加難以確定。而且,精神損害與物質損害相比較,其本質特征就是損害后果的無法計量性和難以衡量性。如果制定統一的標準,必然缺少客觀的、科學的依據。另外,婚姻案件中的精神損害的結果不僅因人而異,而且受時間、地點、場合、文化傳統、民族習慣、社會風俗等因素的制約。如果套用固定的標準,必然造成執法的僵化,甚至有損法律的公正性和嚴肅性。這也并不是說,當事人可以隨意要價,法官在審理時可以任意裁判。筆者認為,法官在審判實踐中,可以采取如下方法:
 
  1、從實際出發,審查侵權人侵權行為的過錯程度及所造成的實際損害和對婚姻關系的破壞程度,根據各個案件的不同特點,分別測算出應賠償的數額。因為婚姻案件中精神損害賠償的目的主要是使受害方配偶得到撫慰,減輕或消除精神痛苦,平復內心的創傷,從而最大限度的維護穩定的婚姻家庭關系和社會的安定團結。另外就是懲罰侵權人,以制止和減少侵犯人身權利和身份利益的行為。所以,在處理此類案件時,可以針對不同的侵權行為分別計算賠償數額。
 
  2、適當補充,酌情處理。婚姻關系是一種特殊的民事關系,而精神損害又有不確定性和不可計量性,很多情況下,其損害程度到底有多大,當事人雙方的過錯程度怎樣,很難把握。筆者曾經遇到這樣一個案件:妻子紅杏出墻,丈夫不依不饒,經常打罵妻子,并到處夸大傳播妻子的婚外情。后丈夫起訴離婚并要求精神損害賠償。丈夫的訴訟請求,婚姻法解釋上明確規定可以支持。但妻子精神上也受到傷害,只是法律上對符合婚姻法第四十六條規定的有過錯方如何請求賠償沒有具體規定。最后,根據民法通則的立法精神,法庭酌情判令妻子少分得財產,并建議雙方再不追究對方的侵權行為,雙方均感滿意。這樣酌情處理,也不失為一種化解矛盾的好辦法。
 
  3、法官自由裁量權的適當運用。它賦予法官在處理婚姻案件種的精神損害賠償時,依自由裁量權確定精神損害賠償的數額。自由裁量權不是無限制的權力,并不意味著法官可以在確定賠償金數額時隨心所欲、主觀臆斷,而必須遵循一定的規則。對于這一原則,民法通則和婚姻法及相關司法解釋都沒有明確規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執行民法通則若干問題的意見》第一百五十條規定:人民法院可以依據侵權人的過錯程度,侵權行為的具體情節、后果和影響確定其賠償責任。另外,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名譽權案件若干問題的解答》第十條中規定:公民提出精神損害賠償要求的,人民法院可依據侵權人的過錯程度、侵權行為的具體情節、給受害人造成的精神損害的后果等情況酌定。其中“酌定”二字,就是指自由裁量原則。由此可見,在確定精神損害賠償的數額時,法官自由裁量權的大膽、適當運用是有法律依據的。
 
  另外,還有人認為應當考慮當事人經濟狀況和地方生活水平。對此,目前恰好有兩種相反的觀點。一種觀點認為受害人的婚前和婚后經濟狀況會比侵害人的好,可以少賠償,反之可以多賠。另一種觀點認為不應該考慮當事人的經濟狀況。筆者贊同第二種觀點。因為賠償數額與當事人的經濟狀況沒有必然聯系。精神損害賠償也是一種民事賠償責任,它不是社會救濟,也不是捐助行為,更不是遺產繼承。對于受害人而言,不能因其經濟狀況差而使其人格利益和身份利益升值,也不能因為其經濟狀況差而使其人格利益和身份利益貶值。正是因為精神損害是不可計量的,所以在處理此類案件時,才要求法官必須考慮多方面的因素。而對于侵害人來說,不能因其經濟狀況好而加重其賠償責任,也不能因其經濟狀況差而減輕其賠償責任。否則,就違背了法律的公正性和精神損害賠償的立法源意。確定賠償數額的主要依據是被害人的精神損害程度。經濟狀況與受害人所遭受的精神損害程度之間沒有正比關系,也無內在聯系,不應當作為確定賠償的標準之一。
 
  三、責任追究
 
  對于婚姻案件中實施侵害另一方精神權益的行為的責任追究問題,法學界目前有兩種觀點:一是照顧無過錯方原則,指離婚時分割夫妻共同財產時應當照顧無過錯方的利益。該原則是在1993年11月最高人民法院頒布的《關于人民法院審理離婚案件處理財產分割問題的若干具體意見》中確立的一項補充原則。另一種就是離婚過錯損害賠償原則,即配偶一方不法侵害配偶他方基于配偶身份享有的合法權益,其過錯行為導致婚姻關系破裂,離婚時無過錯配偶對此所受的損害有權請求賠償,過錯配偶則負有賠償損失、給付撫慰金等侵權民事責任的一種民事法律制度。相比較而言,筆者更贊同適用第二種原則。因為上述羅列的因婚姻關系的存在而導致的精神損害賠償,一般是由于有配偶一方實施了違背《婚姻法》的行為,而且這類行為的主體都具有主觀上的過錯,其行為均導致無過錯方配偶受到精神上的創傷即具有損害事實,侵權行為和損害事實之間又有因果關系,這也符合民法通則關于侵權行為的賠償救濟原則的規定。值得注意的是,在審理此類案件時適用精神損害賠償時,應當限定在損害較為嚴重,適用其它方法不能充分保護受害者的合法權益的情況下,情節較輕、可以用其它方法解決的,不應該采用。濫用精神損害賠償,會發生不良的影響和作用,也不符合婚姻法的立法原則和民法通則規定的精神。

 
ag8手机版 | 律師介紹 | 成功案例 | 法律法規 | 法律著作 | 客戶評價 | 收費標準 | 客戶留言 | 服務項目 | 聯系我們 | |